伟大征程:家住石家庄

2018-10-29 10:01:22|来源:人民日报|编辑:于明彤 |责编:于明彤

  对于离开家乡的人来说,一般意义上都有两个家,一个是故乡,一个是居住地。尽管后者是久居之地甚至终老的地方,人们精神认同的还是前者。中国人根的意识根深蒂固。比如,如果有人问我是哪里人?我的回答绝对是原籍,虽然我生活在石家庄的时间远远超过老家,而且还要继续下去,但我从未说过我是石家庄人。细想想,这样对居住地的漠视和忽略是不公平的,这里给你提供工作的单位,居住的房子,生活的方方面面,还抵不过十几岁就离开的老家?

  其实,我是热爱石家庄这座城市的,尽管它的名字叫“庄”,有时候自我调侃为“庄里人”。也曾经羡慕过别的省会名字的大气典雅,如武汉、长沙、西宁、南昌、长春等,唯有我们叫庄,多土气啊。但是,对于我这个从村里出来的孩子,来到庄里,真是无缝衔接,缘分天成,毫无违和之感。这里不排外,不欺生,没有客居,全是主人。自1968年做河北省会,至今五十年,尤其是改革开放四十年,这个“庄”发展迅猛,高楼林立,道路宽敞,繁华富丽,村气尽退,完全是一副国际大都市的模样!

  1980年,我考入河北师范大学,在石家庄读了四年书。那时,石家庄村庄的气息还十分浓郁。学校南墙外就是槐底村的一片田野,东邻是方北村。傍晚散步,经常走过田塍、河沟、树林,听蝉鸣鸟叫,看田野的四季变化,竟如在老家一样。晚上,校园里放露天电影,挤挤挨挨中耳畔听到许多乡音俚语,有几分新奇,有几分亲切。有时星期天早晨赖床,食堂关门了,就跑到槐底村巷子里村民摆的小摊吃油条,喝豆浆。学校西邻隔路相望的是河北宾馆,当时是省城最高级的宾馆,与绿色葱茏的庄稼地毗邻而居,城市与乡村完全消弭了界限。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床上可以听到远处火车的笛声,街上汽车的马达声,村庄里的鸡鸣犬吠声。

  这里道路南北走向称“街”,东西走向称“路”,横平竖直,宽敞干净。街道两边分布着宾馆、商场、饭店、机关、学校等鳞次栉比的楼房,高大、气派,大街上车来车往,人流如织,完全是大城市的感觉。走进街巷深处,皱褶里却隐藏着一个一个的村庄,是谓“城中村”。1925年,民国政府规划建立石门市,共含括了六十九个村庄。其中,石家庄、休门两个村子成为核心区域,所以,“石门”的名字即取自两村的首尾两字。1947年11月,解放军攻克石门,这是共产党解放的第一个大城市,12月,即改名为石家庄市。实际上叫石家庄市更为合适,这个原属于获鹿县的小村庄,二十世纪初,因为京汉铁路和正太铁路在此交会,成为交通枢纽,渐渐繁华起来,超过了获鹿和正定,遂成华北平原重镇。所以,石家庄被称作“火车拉来的城市”。解放次年,中国人民银行即在此成立,发行了第一套人民币,至今银行旧址仍存。

  1998年,我离开石家庄十四年之后重返故地,开始了新的人生。时代的列车轰隆隆加速前行,这十四年的变化完全可用“旧貌换新颜”来形容。初春的那天上午,我从邢台来石家庄新的工作单位报到,朋友开车送我,走的是京珠高速,这条贯通中国南北的高速公路开通没几年,原来走国道需要三个小时,现在一个半小时足够。从高速口进市,途经师大门口,我上学的时候,门前的道路叫南马路,自西到学校东边的方北村就断了,是一个丁字路口,现在东西全线贯通,改名叫裕华路,成为石家庄市的迎宾大道。最亮人眼的是道路两旁的绿化,大树参天,绿荫蔽日,不仅乔木挺拔,而且灌木匝地,虽然当时只是初春,但种植的松树、冬青等不凋的绿植给人以生气勃勃的春意。进入单位大门,办公楼后面巍峨高耸的二十九层宿舍大楼特别吸引我的目光,因为此前石家庄市的最高建筑一直是解放路十四层高的燕春饭店,保持了好多年,都成地标了。

  几年后,妻儿也从邢台来到石家庄,买了一所产权归自己的房子,从此在石家庄安家落户。有意思的是,小区名叫水岸,临河而筑,开窗即见流水汤汤,对岸是公园,绿草如茵,花团锦簇,树影婆娑,我的名字“江滨”不就是“水岸”吗?真是得其所哉!

  从1998年到如今,不算读书的四年,我作为石家庄市民已整整二十年。这二十年的巨变是在眼皮子底下渐次发生的,“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刚来小区居住的时候,相邻的是两个村子,东岗头和孙村。南北贯穿的建设大街到了东岗头村就断了,宽阔的城市街道一下子萎缩成乡间公路。有一段时间,到东岗头买馒头、面条、包子、烙饼,到孙村菜市场买菜,是我和妻子经常做的事情。忽然有一天,建设大街贯通了,延伸了,两个村子不见了,栋栋高楼拔地而起,村庄变成了城市小区。像东岗头和孙村一样,城市核心区域内的村庄彻底消失了,走在大街上是城市,走进街巷深处,依然是城市,城市藏匿着乡村的现象只能在回忆中寻找了。

  2005年9月金秋时节,槐安路斜拉桥竣工通车,这是华北地区第一座跨铁路高架斜拉桥。当时轰动了省城,媒体大幅报道,市民争相参观。当晚,我和朋友就带着家人来到斜拉桥上拍照留念,被这个现代化的雄伟建筑所震撼,它不光实用,更具美感,可谓美轮美奂,给这个城市增添了一枚现代化的符号。这不禁让人想起隶属于石家庄市的赵县那座名闻中外的大石桥赵州桥,千年之隔,百里之遥,文明的繁衍如瓜瓞绵绵。

  2017年6月,石家庄跻身拥有地铁的城市榜。当我走在大街上,看到地铁站口的时候,忽然有一种恍惚的感觉,我是在石家庄吗?石家庄也有地铁了?

  一日,河北师大国际交流学院举办留学生汉语大赛,邀请我当评委。坐在会议大厅里,不禁有些讶异,竟不知石家庄还有这么多留学生!肤色不一,姿容各异,有男有女,济济一堂,来自世界各大洲。他们汉语水平参差不齐,或流利或蹩脚,但都表达了对中国对河北对石家庄的喜欢和热爱,有的甚至表示,要在石家庄一辈子扎下根去。本是一场语言的竞技,竟变成了对一个城市的深情表白。作为一个石家庄人,我深刻感受到,这个新兴的城市正以宽广博大的胸怀、日新月异的变化吸引着世界各地的人们。石家庄市正体现出它的城市性格:包容、大气、开放、求新。

  国槐是石家庄的市树,大约四成的街道以国槐作为行道树,还有几个街道以“槐”命名,如槐北路、槐中路、槐安路、槐岭路等。每当夏季来临,街道两旁的国槐开出淡紫色的花朵,香气弥漫了整座城市。花瓣坠落时,道路上像下了一场花雨。这是石家庄市独有的景观。据说,石家庄人对槐树的钟爱,源自洪洞县的大槐树,人们认为先祖从那里迁徙至此后,遍植槐树,在大地上镌刻了不可磨灭的种族记忆,同时播下一种深长的文化根脉。如今,都市里的乡村消失了,槐树还在,依然根深叶茂,绿意盎然,绽放芳香,仿佛一缕乡愁飘荡在城市上空。

  既现代,又传统,石家庄这座年轻的城市天赋异禀,海纳百川,越来越会成为人们就业的福地、生活的乐园。(作者 刘江滨)

分享到: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的所有信息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国际在线”自有版权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国际在线专稿”、“国际在线消息”、“国际在线XX消息”“国际在线报道”“国际在线XX报道”等信息内容,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

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不得超范围使用,使用时应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否则,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差旅费、公证费等)全部由侵权方承担。

4、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际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

国际在线城建频道联系电话:68890775关于我们